新闻中心

十余代表委员建言打假:推广创新技术破解假货难题

3月12日上午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最高法最高检工作报告均提到要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从严惩治侵犯知识产权等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犯罪。这被视作政府工作报告发出“要依法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违法行为,让违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价”声音之后相关部门的又一次鲜明表态。

两会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也在部长通道和记者会上两次谈及打假,表态要对假冒伪劣产品采取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

记者发现,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打假”议题引起空前关注,先后有十余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加大打假及知产保护力度建言献策,认为在提高法律对制售假分子的震慑力度的同时,还需要执法机关、品牌权利人、平台、消费者等社会多方共治,向社会推广已经探索出来的打假新技术及社会共治新模式。

现状:全球假货问题高发

今年2月份,全球接连曝出重大假货危机。

2月14日,英国警方向市民发出警告,英国警方突击检查伦敦一生产假香水的作坊,发现这些假香水中不但含有氰化物、砒霜等有害化学物质,甚至还掺杂了尿液和老鼠粪便。过敏体质的人涂抹后身上会出现疹块,严重的会破坏神经细胞导致痴呆。

2月2日,全球最盛大的宗教盛典、印度“大壶节”上,发生史上最大的假酒致死事件,印度媒体称至少175人已被证实死亡,共有3049人被捕,查处没收假酒超过79000升。

国内网友对假货也有共鸣。今年春节期间,有网友称一位年薪60万的莆田籍博士回老家过年,被初中学历卖假鞋年入一两百万的同学“鄙视”,相关话题引起近2000万人次关注。

呼声:制假应直接入刑

针对假货这一全社会毒瘤、世界性难题,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从警40年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特级优秀警察郝世玲,带来了一份关于加大打假力度、提高制售假违法成本、让制假直接入刑的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特级优秀警察郝世玲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特级优秀警察郝世玲

郝世玲是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劳动南路派出所民警,曾在日常工作中接触过假药、假酒案,对制售假者深恶痛绝。2013年,她所在的劳动南路派出所就破获了一个往面条里加甲醛的案件,“对人体危害非常大”。

2017年,西安警方破获一起涉案2000万元的假鸡精案,主犯最初是协助警方打假的正规鸡精厂员工,后禁不住暴利诱惑制售假,十年间三次被抓。

“没有人比我们公安机关更迫切希望减少制售假犯罪了”,郝世玲对记者说。她在今年提交的建议中,呼吁制假者直接入刑,加大惩罚性赔偿力度,尤其对涉及食品药品等人身安全的制假售假者要从重处罚,同时要提高打击制售假犯罪的效率,对与时俱进的新技术新模式增强学习了解和应用推广。

1

这一建议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宣传局等全国各地上百家公检法机关亦转发关注,数万网友为这一建议叫好,有网友评论称,“犯罪成本过低,不立法从严惩罚是无法杜绝的”。

共识: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做工作报告时表示,2018年,检察机关督促查处、回收假冒伪劣食品40万公斤,假药和走私药品9606公斤。同时,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挂牌督办32起重大典型案件,起诉侵犯专利、商标、商业秘密等犯罪8325人,同比上升16.3%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作工作报告时也强调,法院系统2018年审结一审知识产权案件28.8万件,同比上升41.8%,服务创新驱动发展,依法服务创新性国家建设,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促进新旧动能转换,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

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说,知识产权保护既需要严格的司法保护做为保障,更需要各职能部门合力协作,才能构建知识产权领域公平有序、充满活力的竞争机制。

同样是律师出身的全国人大代表、陕西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建议,全社会要形成联动机制,工商部门、公安部门、网络平台齐抓共管、共同打假,“要让制售假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与之呼应的是,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律师协会会长杨玉芙,也在提案中建议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共治的机制,综合运用并推广数字经济治理体系的新技术新模式,确保制售假者无处藏身。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已是连续第三年关注打假及知产保护话题。在他看来,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极为重要,“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

新共治:假货问题需社会共治

进出口领域的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上海市委委员王伟,也接触过出口生产商反映的研发成果被侵权的情况:一位窗帘生产商花重金请意大利设计师设计了一款窗帘,在一次博览会上挂出后不久,市场上就出现了盗版窗帘,正品的生存空间遭受挤压。

全国人大代表王伟

全国人大代表王伟

对此,王伟建议降低造假入罪门槛、设立惩罚性赔偿机制,提高法律震慑力,让积极创新的企业更有活力,让抄袭仿冒的制售假者寸步难行,这样才能让民族品牌保持创新活力、提升与国际品牌的竞争力。

现实中,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国内,正品一旦遭受假货侵扰,生存空间都会被侵蚀。余留芬是改革开放40周年百名改革先锋之一。今年,余留芬准备和去年一样,准备了加大打击侵权假冒、保护中小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国民品牌的提案,“如果我还继续当委员,打假的问题我会一直提下去。”

全国政协委员、改革先锋人物余留芬

全国政协委员、改革先锋人物余留芬

“我不知道为人民小酒被侵权仿冒哭过多少次”。她的切肤之痛,缘于自己带领村民一步步做起来的人民小酒,在火了之后却遭遇多个厂商的仿冒,甚至有人拿她的照片等资料去招商卖假酒。

如今,人民小酒已经有了由几个人组成的打假团队。成员解金萍介绍,目前他们主要依靠消费者或同行举报,再将线索推送给监管部门,但制售假者躲避监管的手段变化多样,打假维权往往收效甚微。

“我觉得任何事情都在创新,为什么打假不能创新呢?”余留芬说,假货是个社会问题,不是哪一个企业独自能解决的,中小企业要积极地创新,联合社会各界力量加大打假力度、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齐心协力,从根源上解决假货问题。

已有近200人打假团队,与警方、其他酒企形成信息联动的山西汾酒集团,也在呼吁社会共治。该集团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李秋喜建议,打假需要形成政府主导、各方力量参与、手段多样的社会共治体系。

连续第二年提交打假提案的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盼盼食品集团总裁蔡金钗建议,对造假者应严厉处罚,让其付出惨痛代价,创造放心消费环境。同时,在商标、产品、技术等方面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避免侵权仿冒行为扰乱市场秩序,影响消费信心。

全国人大代表、洋河股份酒体设计中心副主任李薇,也建议有效利用互联网时代的新形势、新方法帮助中国企业维护知识产权。

新思路:推广互联网打假新技术、新模式

“所有的制售假案件最终都会落在案件打击上”,在郝世玲看来,互联网时代,警方在侦办制售假案件中,需要推广应用与时俱进的新技术、新模式。

这源于她在基层执法过程中打假不易、效率不高的深切体会。基层执法机关的打假,离不开互联网技术的支持,“比如阿里巴巴开创了12项专为打假而生、不断迭代的‘打假黑科技’,联合执法机关、品牌权利人、消费者等社会各界共建打假共治系统,将原本散落各处的打假资源、信息线索、鉴定资源聚合到一起,实现了对制售假全链路的溯源打击”。

来自食品行业的全国人大代表胡建文对此颇为认同,他也提交了一份通过推广应用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完善食品溯源制度,防控售假行为的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胡建文

全国人大代表胡建文

胡建文说,互联网打假是最有效的手段,“目前我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日益成熟,有的电商平台积累的商品溯源和防伪技术为打击侵权假冒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建议由政府相关部门联合技术成熟的互联网企业建立公共的食品药品防伪溯源监管平台。消费者利用智能手机下载识别软件,就可以知道食品的产地、厂家等详细的信息,让不良商贩和劣质产品无处遁逃。”胡建文说。

改革开放后首批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全国政协委员孙昌隆,也建议设置国家级奖项、出台相应政策,以鼓励企业在打假技术上不断投入、创新,“这样才能促进企业在打假、知产保护方面加大投入,早日实现‘天下少假’”。

作为监管部门,在谈到互联网打假科技的推广应用时,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市场监管局局长白清元明确表示,相信在监管部门、电商平台、企业共同努力下,利用互联网打假技术,一定能够尽早实现对假冒伪劣的精准有力打击。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