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今年5月,美国一家卖场门口,排起了长龙队。令人意外的是,这一次美国消费者抢购的,是来自中国的手机品牌一加。

或许,很多国人还没听说过一加,但主打海外市场的它,在北美、欧洲的许多国家,已圈粉无数。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岸的日本市场,一款同样在国内“名不见经传”的中国手机,独领风骚。数据显示,中国品牌优米(Umidigi)在日本的线上销量好几个月保持领先,甚至高于三星、索尼等大牌。

今年8月底,阿里巴巴旗下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进行了一场大促,手机销售数据显示,优米在增幅最高的日本市场,贡献了最大的成交量。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排队抢购中国品牌的老外

不仅是手机,如今,打开一位欧美消费者的背包,很有可能在里面看到中国品牌的耳机、运动相机、电脑等产品。

当美国消费者排着队,等着买中国手机时,他们或许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时代的更迭。

曾经仅仅是西方品牌代工厂的中国,如今成了众多消费电子品牌的诞生地。跨境电商平台,则让海外消费者更便捷地享受到了高性价比的中国制造。

把大牌同品质的商品,做到大牌1/10的价格

去往东莞火车站的路上,网约车司机李师傅一直在抱怨自己的苹果手机。

去年,他花1万多买了这款苹果,结果到今年,手机就变得很卡,有时候甚至会影响他抢单。为此,李师傅只能又新买了一个VIVO。

令他意外的是,售价3000多的国产手机,使用体验竟然比苹果好。“以前,我也迷信洋品牌,花了不少冤枉钱。”李师傅感慨。

李师傅曾开过厂,专接富士康的“外包单”。据他说,在东莞和深圳,除了那些叫得上名字的大厂,也充斥着各种作坊式的小厂,依赖大厂的“外包单”活。

这些小厂和大厂,就是珠三角消费电子供应链的动静脉,和毛细血管。

李师傅或许没想过,“VIVO比苹果更好用”这个现象,和这些大大小小的代工厂有什么关系。但事实上,两者之间存在着直接因果关系。

对此,国产耳机品牌QCY母公司东莞市和乐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乐)副总裁陈琪有着深刻体会。

入行十几年,陈琪见证了中国耳机行业从代工、山寨,到自创品牌,乃至击败外资竞争对手的进程。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陈琪

上个世纪90年代,耳机开始进入中国。当时,人们听随身听,耳机满足的,只是“听个声”的需求。

但即便如此,松下、索尼等大牌的耳机,也要卖到100元左右一副。在人均工资只有几百元的年代,这无疑是奢侈品。

在打开中国市场的同时,外资品牌也开始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因为出色的硬件制造能力、低廉的人工,以及港口优势,珠三角渐渐成为全球的“耳机制造中心”。

直到2016年,全球市场上销售的3.06亿只耳机,依然有95%来自中国。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代工厂快速积累起了制造经验,并且,和中国很多产业集群一样,这里逐渐形成了完整的配套体系。

温州曾有一位服装行业的老板,对媒体表示,“一个电话,所有的辅料供应商,一个小时就都能站在这里,而且还能拿到全球最低价。”

在耳机行业,情况也类似。这进一步提高了珠三角地区的制造效率,并降低了成本。

2012年,对中国耳机来说,是重要的一年。此前,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珠三角不少代工厂倒闭,而幸存下来的工厂,自创品牌的意识被唤醒。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乌克兰网红体验中国耳机

在陈琪看来,大牌耳机卖得贵,主要是品牌溢价、渠道费用,以及高昂的原材料成本。

而QCY的策略,一方面,是利用产业链优势,进行低成本的制造;另一方面,则通过主打电商渠道,压缩代理商中间环节,以前店后厂的模式,让工厂价格直达消费者。

这样一来,没有品牌溢价的QCY等中国耳机,得以把大牌同等品质的产品,做到了大牌1/10的价格。

这种极致性价比模式,也成了其日后在海外开疆拓土的利器。

“并不是所有外国人,都买得起苹果、三星”

东北人张勇来深圳有些年头了。

一开始,他有点不习惯这里潮湿的气候,但作为优米的联合创始人,除了深圳,他想不出更适合的创业之地。

和QCY在诞生之初,瞄准的是国内市场不同,2016年,优米刚起步时,国内手机市场已是一片红海。

为避开近乎血腥的厮杀,优米将目标消费者定位为海外市场大众消费阶层,主打150-200美元价位的手机。

“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美国、日本人都比较有钱,但实际上,那里也不是人人都买得起苹果、三星。”张勇说。

在他的描述中,发达国家的消费者相对更理性,不会特别去追逐大牌,这也让几乎没有品牌知名度,但主打“性价比”的优米,有了脱颖而出的机会。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优米手机在速卖通旗舰店主页

自称“不太擅长和分销商打交道”,而事实上也没有资金去投资传统渠道的张勇,彼时选择通过速卖通等跨境电商平台出海,得以在全球226个国家进行试水。

对一个创立仅3年的品牌来说,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事。

张勇估算,和传统分销渠道比,通过电商出海,成本至少降低了1/3,而这进一步凸显了品牌“性价比”这张王牌。

QCY当年打海外市场,走的也是同一条路。陈琪表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溢价,是中国品牌的天然劣势,过去,工厂“只管做,不管卖”,也没有积累下任何线下渠道资源。

可以说,一开始选择电商的QCY,带着几分无奈。但正是通过速卖通、亚马逊等平台,品牌才得以撕开海外市场的口子。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珠三角地区消费电子工厂内的工人

除了扮演“销售渠道”的角色外,电商更重要的作用,则是让品牌更靠近海外市场,及时了解需求。

速卖通标品经理禅石提到,速卖通曾帮助一些商家进行转型。当时,那些商家在导航仪等领域苦苦挣扎,濒临倒闭。但速卖通的数据显示,在运动相机、耳机等领域,海外市场有着强劲需求。

于是,这些公司开始利用过去的制造优势,在运动相机、耳机等领域发力。通过速卖通等电商平台,这些中国品牌填补了海外市场“性价比”领域的空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中国式创新”

和需要大量投入的“硬核”创新比,中国消费电子领域的创新,更多属于应用层面,投入更低,更“讨巧”,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式创新”。

2005年,国产品牌“酷派”推出了全球首款“双卡双待”手机,就是这种创新的典范。

其实,“双卡双待”的技术门槛并不高,“酷派”只是更快地响应了市场需求——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中国的人口流动率很高,以深圳为例,1200万人口中,只有300万本地人。

当外来人口在深圳和老家之间迁徙时,他们就需要两张不同城市的电话卡,这就是需求。

相比之下,直到2018年,苹果才推出了“双卡双待”手机,晚了整整13年。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乌克兰网红参观位于深圳的中国手机工厂

2018年,QCY通过互联网了解到,在海外市场,真无线蓝牙耳机是时下最流行的,因而品牌也打算推出一款真无线蓝牙耳机。

但对新技术投入较高,销售价格降到百元以下很难。为此,公司高层开会探讨,哪里还能再把成本“压一压”。

会议现场,一度陷入沉默,彼时,CEO马浩的一句话,让包括陈琪在内的人都吓了一跳。他说:“我们能不能就不要耳机盖了?”

没有耳机盖,那不就是个残缺的产品吗?但从成本上看,这确实能再“压”掉几块钱。最终,这个没有耳机盖,不按常理出牌的产品,以99.9元的价格进入了大众视野。

虽然“没耳机盖”一度被用户吐槽,但这款紧跟国际前沿技术的产品,却依然受到追捧。

很快,QCY又推出了第二代真无线蓝牙耳机。这一次,因为技术更成熟,能更好地控制成本,消失的耳机盖又回来了。

“微创新、性价比、不断迭代”,这就是陈琪总结出来的“三板斧”,这让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电子品牌,笑傲海外江湖。

终于等到这一天!老外排队抢购中国品牌

QCY速卖通旗舰店主页

从陈琪办公室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矗立的一座高楼。过去,这里曾是诺基亚大厦,甚至连楼下的公交车站,都叫做“诺基亚站”。

但随着诺基亚的黯然离开,这里的公交站名,也改成了“市房管局站”。

每次,当陈琪凝视那块更名的站牌时,就忍不住感慨时过境迁,而与此同时,他也提醒自己要更努力——毕竟,市场和时代一样,都是无情的。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