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我在武汉开滴滴:凌晨睡下又接单,半个月未见家人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2月13日,武汉封城第22天,公交、地铁全线关闭,城市道路依然空空荡荡。

但是,还有900多万人留在武汉,和全国各地赶来的医务人员,出行需求不容忽视。比如,医护人员的通勤,需要定期上医院治疗的病人等等。

1月24日凌晨,滴滴招募志愿者组建医护保障车队上线,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免费接送服务。紧接着,滴滴又在武汉组建了一支拥有1336名司机的社区保障车队,由城市社区统一调度,免费服务当地居民。

武汉滴滴医疗保障队

近日,记者采访了3名武汉的滴滴司机,其中,有年近花甲的前教师、女司机和“90后”,透过他们的眼睛,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战斗着的武汉。

凌晨两点半,刚睡下又马上接单

于爱明,57岁,武汉医护保障车队

从1月27日开始到现在,我一天都没有休息,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很多司机基本吃住都在车上。

我认为现在救命最重要、控制疫情最重要。而我们车队的任务,就是保证医护人员能第一时间赶到工作岗位、第一时间回到休息的地方养精蓄锐。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志愿司机的专属勋章

我看到有的医护人员准备上前线,妈妈拉着他在那里劝得好苦,说宁可不要这个工作,也不要去。他说:怎么可能,我的同事都去了,我怎么可能不去呢?

这种场面很多很多,确实是非常感人的。

我接送的大部分医护人员,都没有埋怨过工作强度大或者累,觉得是职责所在。

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

有一次,接了一名护士长,刚下班,极度疲倦,坐在车上,我就看到她在默默地流眼泪。她的姐姐被感染了,但因为不符合住院条件,只能居家隔离。

还有一次,一个医护人员在车上一边哭一边讲电话。他对手机那边的人说,亲自带他的老师现在已经上呼吸器了,“我真的很心痛,但这个时候也无能为力,只能每天多提醒自己几遍,做好防护,千万不能染上了。”

医护人员本身的防护意识很强,他们上下车时,都是用纸巾拉车门,上车后,会用自己带的消毒水,在车里喷洒一下。我们也是要求每接一单,就要对车进行消毒。公司配发的物资,基本能够满足我们的防护需求。

武汉滴滴司机在搬运消毒物资

最长的一次,我连续跑了27个小时。虽然违背了平台的规则,但是非常时期,强度肯定比平时大些。

那天是晚上两点半,我前一天跑了十四五个小时的车,已经上床睡觉了。这时听到有个单,播报了20多遍都没人接。那天武汉下了点小雨,不知是哪位医生这么晚才下班,回家还坐不到车,想了一下我就起床了。

等到把这个医生送回家,大概是凌晨三点钟,我早上还有一个5:40的预约单。于是,我干脆把车开到充电站,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又发车了,一直跑到下午。

我今年57岁,教过八年书,后来下海经商。我和老伴都已退休,家里条件也不差。做这个事,家里人都不同意,说:你是有病吧。

说一点不害怕是假的。但我觉得应该这样做,男人嘛,这个时候不站出来,什么时候出来?

等过了十年,我还能对后辈说:当年武汉疫情爆发的时候我可是参加过志愿队的。

我们这个车队就我一个女性,半个月没见家人

董红云,38岁,武汉医护保障车队。

1月26日,看到公司发布的消息,滴滴在招聘志愿者,我就报了名。当时因为武汉封城,公共交通停运,没有车,很多医护人员上下班很不方便。

报名时我没想太多,在家里关了好多天,想做点事情来改变现状。后来发现,我们这个车队就我一个女性,他们常笑我是“巾帼英雄”。

1月27日晚上6点左右,我接到第一单。送两名刚下班的护士回家,从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到光谷,路上大概花了半个小时。

医护人员很注意防护,我们开车也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但当时我戴的是有空气阀的N95口罩,那两名护士说,这个空气阀不安全,要多加一层口罩,护目镜也必须戴上。

到现在,我都是戴两层口罩,一层一次性口罩,外面再罩上N95口罩。

出车的董红云

坐我们的车都是免费的,按滴滴规定,我每接到一个人,都会要求他(她)先出示医护人员的证件。一开始我只负责四五家定点医院,慢慢的,对接的医院开始越来越多。医护人员经常加班,下班时间都不准。他们都挺感激的,知道我们也挺辛苦,有时候还会送点吃的、喝的。

每天,我要在车上待8-10个小时,一天大概能接个十三四单。每接完一单,我就要用酒精给车消一次毒。

现在武汉到处都是冷冷清清,路上几乎只有救护车和我们车队的车。医院门口,经常可以看到很多病人在排队。

从1月27日到现在,我一直没回过家,住在酒店,每天洗头发洗澡,整个要消毒,挺繁琐的。

半个多月没见家人,有时候晚上会通过视频、语音聊天。我的儿子15岁,马上就要中考了。前两天我过生日,上午11点多收到他的信息,祝我生日快乐,给我加油。

当时我还在开车,没时间细想。晚上回到酒店,睡觉前想了很多,我觉得,他真的是长大了。

我没敢和家人说实话,最大的问题是吃不到一口热乎饭

尹兴山,90后,武汉社区保障车队。

我从1月25日就开始出车了,一直没休息。每天早上7点不到出门,到定点社区报到,晚上六七点钟回家。

最开始我是想报医护保障车队,但大家都抢着报名,100多个名额瞬间就报满了。第二天又开放了社区保障车队的名额,我才报上。

开始的时候,我没敢和家人说实话,只说公司找我有事,后来他们才知道,现在也是每天担心。我对家人说,我每天都及时消毒、穿防护服、戴口罩,让他们放心。

滴滴司机给车消毒

怎么说呢,事情发生了,总要有人参加。

社区保障车队是由社区统一派单,送菜、送物资、送人、送社区工作人员走访,什么单都有。我们四台车,随时待命。

我对接的这个社区,有两个病人,星期一、三、五、日要定期去做化疗。接他们去医院,早上7点到社区,7点半必须到医院。

我跑过最远的一单是在1月31日,从武汉开到黄冈黄州区,100多公里。

一对夫妇来武汉看病,老公在医院手术后去世了,妻子住不起酒店,想回家乡。当时武汉已封城,出城得找政府办通行证。我听社区主任说,妻子是做保洁工作的,一个月才赚3000块钱。我对社区主任说,只要通行证下来,我随时可以跑这一趟。

大概花了两个小时,通行证终于下来了。我下午六点多出发,来回四个多小时,到家已经快晚上11点了。去时碰到8个检查关卡,回来碰到6个,说实话,人们看到“鄂A”开头的车就害怕。

社区的工作人员也是蛮辛苦的。我所对接的社区主任,从我来的第一天起到现在,没看他回过家,就睡在办公室的行军床上。

其实,社区车队可能比医护车队的还危险。因为医护人员防护措施都做得好,而普通市民就不一定。

出车时,我都戴两层口罩,防护服两天一换,接一次单消一次毒。回家之前,我会把外衣脱了单独放,怕有病毒。十多天了,除了换内衣,我外衣、鞋子都没换过,身上都是酒精和84消毒液的味道。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天天跑车,中午吃不到一口热乎的饭,街上到处都关门,有钱都买不到。我了解过,有司机已经吃了十几天的泡面了。

编辑 杜博奇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