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99元一束的玫瑰,现在卖32.9元!疫情下,鲜花商家的“情人劫”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二战的连天战火中,丘吉尔对西西里的岛民说,要继续种植水仙花,因为战争总会结束的。

“亲,很抱歉,杭州地区我们暂时无法配送哦!”2月13日,面对记者的订花需求,一家线上花店如此回答。

信息显示,这家花店在全国800多个城市有几千家线下连锁花店,通常来说,他们会把线上订单分配到靠近消费者的线下门店,然后进行定时配送。然而,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地区的门店至今不能开业,该店只能接受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订单,甚至这些城市的郊区,也无法送达。

另一家线上花店,也同样遗憾地表示,杭州地区无法进行配送。但客服补充了一句:“亲,如果您这边想订北京、上海等地区鲜花的话,要抓紧了,我们这边情人节订单马上要饱和,不接单了。”

对鲜花商家来说,情人节通常是一年里最大的一场“战役”,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一切都打乱了。

记者询问的多家线上花店均表示,疫情期间订单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头部互联网鲜花品牌Flower Plus(花加)表示,订单减少了60%,加上仓库空置等成本支出,损失高达上千万元。“今年是最困难的一年,没有之一。”创始人王柯表示。

然而,2月10日,随着亚洲最大的昆明斗南花卉交易市场重新开放,以及快递行业的全面复工,王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今年情人节,天猫平台将通过“区域零售”等方式,和鲜花商家进行合作,提高订单履约率,助力商家“自救”;而蜂鸟配送,也将积极参与到“最后一公里”的送达中。

如今,在“花加”平台上,还积压着大量订单,而品牌也希望通过不涨价,甚至降价销售的方式,来“自救”,曾经99元一束的精品玫瑰,现在甚至在以32.9元的价格“贱卖”。

王柯明白,每一个订单,都是人们摆脱疫情阴影,重新投入美好生活的愿望。“疫情总会过去的,生活还要继续。”

“仿佛一颗子弹,打穿了肩膀,但我们不涨价”

“今天,我违规从路边摘了点腊梅花,插在家里。”电视里传来的这句话,引起了王柯的注意。他看到,镜头正对着武汉医院里,一位年长的护士。护士说,老伴得了疾病,在这个非常时期,他的焦虑和恐惧被极度放大。每天,她都想着如何去安慰他,让他摆脱精神负担。那天,她走在路边,看到盛放的腊梅,突然有种心动的感觉,就摘回了家。“花开是好兆头,家里有花,让人心情好。”护士说。

看完这段采访,王柯突然有种落泪的冲动。他知道,人们需要鲜花,尤其是在疫情蔓延的灰暗时刻。但作为鲜花商家,他却有苦难言。

国内鲜花商家,多从云南进货,但1月26日期,昆明斗南花卉市场就暂停了交易,随后,当地的鲜花拍卖市场也全面停业,“拿不到货”成了商家的普遍困境。此外,疫情肆虐期间,干线物流受阻,无法保证时效;而全国众多小区、写字楼封闭,“最后一公里”的触达也困难重重。

王柯表示,疫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品牌就不得不关闭了湖北境内的相关配送和仓储生产。目前,仍有部分情人节订单来自湖北地区,而品牌不得不和消费者进行沟通,在取得谅解的情况下,全额退款。虽然极其无奈,但在社会运力不足的情况下,王柯也希望能首先保证该地区人民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的运输。

受疫情影响,今年“花加”的订单同比下降了60%, 而品牌在全国的七个仓库,有四个都无法运营,单个仓库的月平均空置成本就高达200万元。这样算下来,王柯估计花加的损失将高达近千万元。

创业5年来,王柯遇到过各种困难,比如持续低温,导致云南产地的鲜花被大量冻伤冻死。但这些情况,总有一些办法可想,比如通过进口花材来替代;而今年的疫情,却一度让他倍感无助。

“花加”工作人员

在这个非常时期涨价,不涨价,甚至亏本销售,也是鲜花商家的“自救”方式之一。“花加”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过去,礼品鲜花在花材、包装上都更讲究,价格也更贵,但今年因为工人人手不足,又怕鲜花烂在仓库里,不少礼品鲜花以普通鲜花的价格卖出去了。

“原本99元一束的礼品玫瑰(12枝),会有卡片,有雪梨纸,还要预处理;现在一样的花,32.9元可以买20枝,原产地包装都不拆,直接加个牛皮纸盒,就寄出去了。”这位“花加”工作人员表示。她提到,这个价格其实连工厂工人成本都没算上去,但希望能尽快“出货”,否则花材都腐烂、浪费了。

“仿佛一颗子弹,打穿了肩膀。”鲜花电商品牌“花点时间”创始人朱月怡说。

虽然估算不了整体损失,但朱月怡也表示,“花点时间”超过一百家线下门店,只有40%能正常开张。而她提到,上游花农的损失更大。以“花点时间”合作的几千家花农为例,眼下,订单无法配送,品牌就无法去花农那里采购,大片大片的鲜花只能凋零在田间地头。

“市场上,鲜花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

王柯透露,通常,每年2月12-13号的订单量是最大的,但今年,2月11日一天,品牌接到的订单就“爆仓”了,不得不在当天停止情人节的鲜花预定。“这样看来,市场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

而挑战依然存在。目前看来,社会运力虽然在逐渐恢复,但要完全恢复,还需要时间。另一方面,鲜花需要处理,而受疫情影响,不少工厂、仓库的工人无法返回。“花加”已经开工的仓库,春节前有上千名工人,目前只有几十位在工作。

朱月怡表示,上周是她最焦虑的一周。这周,随着全国开始有节奏的复工,她开始变得乐观。她认为,眼下,鲜花商家在自救的同时,也是在救人。“多卖出一支鲜花,花农就多了一份收入,消费者也多了一份希望。”

“花加”和“花点时间”都是天猫商家。今年情人节期间,天猫将通过区域零售的方式,将线上订单,转化成消费者身边实体花店的订单,从而确保鲜花送达的时效性。同时,蜂鸟配送也将进一步助力“最后一公里”的送达。对鲜花商家来说,和平台“抱团取暖”,将缓解疫情带来的挑战;而作为阿里巴巴“爱心助农”的参与者,他们也希望能帮花农“抢救”出更多鲜花。

“病毒是可怕的,但爱情是可贵的。他倾听着她的歌唱,直到第一缕霞光出现在地平线,新的一天突然绽放在荒无人烟的草原之上。”《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马尔克斯最终给深陷战争和霍乱的国度,涂上了一抹希望的亮色。

而这样的亮色,也已出现在了中国大地之上。多年之后,再回头看这段疫情时期的经历,我们会感动,也会感慨。而王柯希望,人们的回忆里,是有鲜花的。“鲜花是美好的事物,我希望它能陪伴大家,走过这段不易的时光。”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