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无声”的网络课堂,给了这群聋生一个机会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受疫情影响,全国多地的大中小学校均推迟了原定的开学时间。2月10日开学的第一天,60万中国老师化身“主播”,通过钉钉直播为学生上课。

钟忻是杭州文汇学校(原杭州聋人学校)四年级C班的班主任,这一天,她和班上的9名聋生,一起在线上举行升旗仪式和开学典礼,然后又上了数学课,安排了早锻炼和一天两次的眼保健操。

除了必修课外,钟忻还每周课表内穿插了时政、劳动、舞蹈、手工等课外活动。“只是不想让我们的孩子输给其他孩子,既然有这样的教育平台,我们的学生也要用起来。” 钟忻说。

丰富聋生的网络课堂内容

周一早晨的线上升旗,仍是仪式感满满,钟忻班上的9个学生佩戴好红领巾,一个个站得笔挺,在摄像头前敬起队礼。

 

周一升旗仪式

开学典礼,钟忻先总结了寒假作业,接着又宣布了延迟开学、在家学习的相关事宜,并公布了每天上课和作息时间,按照计划,课程内容会在前一天晚上19点发送给学生和家长。

“新的学期正式开始了。”这句话,钟忻在屏幕前说了三遍,打了三遍的手语。

除了学校总课表下的语文、数学、英语、体育、思品、实践和科学这些必修课程,钟忻还为C班特定了一张课表,新增了“我爱劳动”、“我爱时政”、“我爱跳舞”、“我爱手工”等课外活动。

 

钟忻设计的C班课表

“让他们在家就有事可做,过得有意义些。”手工课,是让学生和家长找一些抖音视频,拿着彩纸叠小动物。跳舞课就发一段舞蹈视频,让学生活动筋骨。劳动课就是给他们一小时,帮爸妈做家务。所有课外活动无需开视频,家长发照片或者录像上传到钉钉打卡即可。

钟忻最看重的是“我爱时政”这节课,她放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科普知识,最新发布的武汉疫情宣传片,全国各地的医疗护士集结赶赴武汉支援等5段视频。钟忻想让学生知道,在保护自己的同时,要懂得帮助别人,也要看到那股中国力量。

 

C班学生用手语回答钟忻的问题

杭州文汇学校采用住宿制,周五下午,家长会接走孩子,但周末通常都是待在家里。“他们接触外界的机会太少,感知新鲜事物的机会也少。”所以,平常除了正常上课,钟忻每周都会抽出点时间,跟学生讲一下当天的热点新闻。

已有10年教龄的钟忻很清楚,多数聋生家长并不会主动跟孩子讲述这些时事,“我想让家长知道,其实我的孩子是可以跟普通孩子一样,做这些该做的事情。”

再难也要上课

一整天的网络课程结束,钟忻仍坐在小板凳上翻看家长上传的照片。她发现,蓬蓬的每张照片,都是在一盏台灯下的环境中上课,周围却漆黑一片,可上课时间分明是白天。

“这太暗了,怎么不叫他去客厅啊?”钟忻立马私信了蓬蓬妈妈,得到的回复却是:“老师啊,只有这个位置网络最好。”

 

在卧室“蹭网”上课的蓬蓬

过年前,蓬蓬妈妈手机突然连不上网络,才发现是路由器坏了。她想着,反正蓬蓬现在没有手机,自己还能用手机流量顶着,就没有找人维修。偶尔,想下载个视频,蓬蓬妈妈就会跟邻居打声招呼,借用下WiFi,下载完就关掉无线网。

没想到,蓬蓬需要待在家里上网络课程。疫情下,无法让人上门维修路由器,手机门店又都早早关店,这让蓬蓬妈妈发了难,就在家族群里抱怨了两句。

没想到,蓬蓬的姨妈刚好有只闲置的手机,她连夜开车送到蓬蓬家。只是,手机里没有手机卡,犹豫再三,蓬蓬妈妈还是给邻居发了请求信息,“用用用,可不能耽误蓬蓬上课。”

连上隔壁家的WiFi后,蓬蓬妈妈举着手机到处找信号,最后在卧室进门处网络最通畅。搬来了课桌、小板凳,蓬蓬每天都坐在这个位置上课。

 

爸爸一直举着手机让孩子上体育直播课

一个五年级学生的家长充当人工手机支架,一到女儿的上课时间,他就手举手机,跟女儿一起上课,一举就是40分钟。当孩子要上体育课了,家长们又充当起移动手机设备,孩子运动到哪,家长们就举着手机移动过去。

由于钟忻还是四、五、六年级的英语老师,在网络授课时,她发现发音教学是最难的。

一个单词的尾音有“t”或者“p”,哪怕嘴型一样,发音却完全不同。因此,发音教学是按照语言康复课模式进行,需要大量肢体碰触。

线下课堂,钟忻会让学生一个个来摸自己的喉咙,靠触觉感知声带震动来学习英语单词的正确发音。

每次,钟忻看到学生挥着小手,要触摸她的喉咙,用手指“丈量”嘴巴张开的宽度,总会把腰再往下弯一些。

 

钟忻使用钉钉直播模式上英语课

当这样的画面出现在钉钉视频会议的屏幕上时,钟忻是真没办法了。

孩子们听不见,也无法依靠触觉,只能时刻关注老师的手语和口型,而老师也需要看到学生的反馈,听到学生的声音,再一遍遍反复练习。

因此,讲解知识点时,钟忻选择直播模式,由她主讲,而当需要练习时,就要切换到视频会议模式。一节40分钟的课,钟忻和班里的学生就需要来回切换两种模式。

不强求他们能学会多少

下午的英语课,钟忻从1:15上到3:40,四年级、五年级,一直上到六年级。这两个半小时,钟忻的屁股就没离开过小板凳。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钟忻向厕所方向刚走了两步,发现两只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

 

钟忻坐在小板凳上上课

钟忻感到全身没力气,量了体温,好险,没有热度,赶紧塞了块饼干,倒头就睡了。晚饭时间,她被妈妈叫了三遍才醒,钟忻一坐上饭桌,就开始往嘴里挖饭,一口气吃了三碗饭。这可把钟忻的妈妈吓一跳,她平常最多也只能吃一碗米饭的。

其实,钟忻并不是从规定的“开学第一天”才忙碌的。早在2月1日,她就“偷偷地”给自己班学生开了网络课业辅导课。每天半小时,她会出一道数学应用题,让学生自己做,然后她来讲评。“他们能学会多少,我不强求,六道乘法题,学会一题也是进步。”

据钟忻了解,全国使用网络授课的特殊教育学校并不算多,但杭州文汇学校坚持使用钉钉“在线课堂”,是因为时间对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尤为珍贵。

同样一本教材,普通学校半年学完,特殊教育学校则需要拉长教学进度。同样一个知识点,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需要不断地巩固知识点,上七八堂课也有可能。

钟忻想,把基础的知识点先通过在线课堂教着,至少这一遍的教学没有输在时间上,还能让学生知道大概。

不过,两天的钉钉网络课堂学习后,钟忻明显地发现,班上学生的表现欲变强了。

当他们第一次打开钉钉视频会议,看到班里同学和钟忻同时出现在屏幕上,一个个飞快地打着手语议论起来,似乎又担心屏幕里的同学不关注自己,又七嘴八舌地讲起话来。

第一堂语文课是用直播模式,几个学生看到屏幕旁的滚动条,刷着一条条评论,又觉得好玩,不停地打字。虽说是与上课内容相关,但语文老师还是找钟忻“告状”,钟忻却觉得,“仔细想想,他们表达欲那么强了,也挺好的。”

 

老师打着手语上课

事实上,在杭州文汇学校老师们的教案上,最后还是写着,等到正式开学后,所有知识点需要再巩固一遍,但老师们却毫无怨言,“我们只是不想输,既然有这样的教育平台,我们的学生也要用起来。”

记录生活学习的新方式

钟忻平时喜欢给班里的学生拍照录视频,记录他们的成长过程,为此已经买了好几个硬盘。每天,钟忻还会把当天拍的照片和视频分享在钉钉班级圈上,让不在孩子身边的家长也能看到。

 

钟忻与C班的聋生

如今,学生在家学习,钉钉录播功能可以记录下整堂课的内容,作为教学资源,无限次分享、回放,同时也是钟忻收集“素材”的数字化工具。

“我挺感谢钉钉,在为教育铺路。”钟忻特别希望,自己的学生也能多接触数字化工具,多获得一些适合生存的技能,在无声的学习生活中,听到社会潮流的澎湃之声。

从这一层看,网络在线课堂或许不能充分地让聋生获取到知识,但至少能帮他们学会使用一款新的软件。

 

老师在家搭起了小课堂给学生们授课

网络在线课堂,也改变了老师们的生活。学校有一位老师的家庭有两个孩子都要上网课,而她自己也要网络授课,一个家庭要三个钉钉账号,一会抢电脑,一会抢手机。

 

办公条件有限,老师只能跪在地上上课

从昨天起,在杭州文汇学校像钟忻这样的班主任又新增了一项工作,就是统筹每堂课的任课老师与学生的上课情况。钟忻每节课都会同步在线,关注学生的同时也帮老师们解决技术问题。课余钟忻老师又做了次“搬运工”,复制粘贴,收集照片,整理成一个个文件夹,眼睛和肩膀整得生疼,电脑、手机更是满负荷的工作。

“妈妈,这些天晚上我都跟外婆睡吧。”钟忻听了有点吃惊,每天要粘着她的女儿怎么忽然不要她了。“因为你要好好工作,如果我把你抢了,那么哥哥姐姐就没老师了。”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