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养蜂人自杀后,85后同行:亏本也要坚持,终于活过来了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

这个春天,一个自杀的养蜂人引起了人们对这个从业群体的关注。很多人没有想到,“甜蜜”的背后,竟然是一份多么沉重而苦涩的事业。

35岁的陈向明也是个养蜂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发现那是个熟悉的名字刘成德,他情绪低落了一段时间,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陈向明和刘成德同在养蜂协会的群里,他能做的只是随着大家捐了一些钱。

陈向明家位于山西晋城太行山下,随乡俗祖传三代养蜂,原本当了医生,兜兜转转又回到村里与蜜蜂打交道。他觉得,这是他的一份责任,也是他的一个选择。

陈向明十多年前开了个养蜂合作社,解决当地村民们蜂蜜的销路问题,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去年,陈向明在天猫上开了家“山里泉旗舰店”卖蜂蜜。今年年初的疫情让他更开始专注线上。今年天猫618期间,线上订单暴增,此前一个月的营业额在一万左右,6月过半已经涨到五六十万元。

恰逢端午节,蜂蜜需求大增,陈向明度过了一个“手忙脚乱”的六月。也就在这个六月,他看到了养蜂事业的希望。

订单暴增,月营业额涨了60倍

山西晋城泽州县是南太行山下“长”出来的县城,当地人祖祖辈辈靠这片大山过活,养蜂是当地农户的主业。原本山区网络不稳定、交通不畅,十多年来,陈向明的山里泉养蜂合作社除了自己养蜂产蜜,主要帮村民们卖蜂蜜,这些蜂蜜都销往附近超市等经销商。

近几年,县城各方面基础设施完善,快递物流等都能顺利流转。于是,去年8月,陈向明在天猫上开了店。第一次接触线上,陈向明什么都不懂,每天单量并不多。

没想到,一场疫情,线下销路受阻,亏了几十万,线上订单却逐渐涨起来。陈向明一鼓作气,报名了淘宝大学的课程,大老远跑到广州学习电商知识,并在自己的店铺开始试验。

“山里泉旗舰店”开始试水直播,现在每天都开播6个小时以上。陈向明请了来自东北的主播,偶尔自己也上。他觉得自己播的效果比专业主播还要好。“主播可能有专业的直播经验,但是没有这个养蜂的经验,卖货感觉就不是那么真实。”

陈向明的努力得到了回馈,这两个月,蜂蜜订单不断涌来,原本每个月只有几百单,最近一个月涨到5000多单。

最近几天,陈向明每天都6点起床,晚上12点后睡觉,忙着协调、发货。突然暴增的蜂蜜订单在他的预期之外,因此有些应接不暇。

接下来,陈向明打算把直播地点转到山里的蜂场。“这两天把网线也架好了,下一步就在蜂场实地播。很多人怕买到假蜂蜜,这样就可以把消费者的顾虑都打消了。”

“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愿意养蜂呢?”

陈向明从来没有怀疑当初的决定。

祖辈三代养蜂的陈家人,好不容易培养出陈向明一个大学生,毕业后也进了医院捧起让人艳羡的“铁饭碗”,没成想,没当几年医生,陈向明又跑回家养蜂了。

这两份职业,都是“为人民服务”,但是他觉得他的乡亲们更需要他。

有一年过年,陈向明回村,听到村民聊天,这一年蜂蜜丰收了,价格却被压低,钱都被收蜂蜜的赚走了。他这才得以了解村里养蜂人的真实生活,“养蜂太难了,又辛苦又赚不到钱。”陈向明是养蜂人家的孩子,从那时起,他就有了一个要帮乡亲们卖蜂蜜的念头。

2004年,陈向明辞职回家开了家蜂蜜专卖店。陈向明深知,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行当——风餐露宿、居无定所,养蜂人也是一个少有人关注的弱势群体。

直到,45岁的养蜂人刘成德上吊自杀,才第一次把焦点对准蜂农这一群体的生活。

养蜂有一条随花期固定循环的路线——二三月成都平原上油菜花、4月甘肃洋槐花、5月白银苹果花、六七月玉门葵花......一年一年,周而复始。由于疫情,刘成德与他的176箱蜂蜜阻滞云南。蜜蜂饿坏了,不巧又遇上蜂螨爆发,刘成德的蜜蜂大批死去,尸体“密密麻麻装了六七十桶”。

“很多蜂农冬天到了云南,后来因为疫情走不了,不光产不了蜜,还要继续饲养蜜蜂,成本高昂,今年很多养蜂人都不赚钱,还赔了不少钱。”陈向明对刘成德的死很难过,但是他却感到深深的无奈——“发生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没有办法。”

养蜂行业如今面临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是传承无人。陈向明是陈家第四代养蜂传人,像他这样的85后,已经算是最年轻一代的养蜂人了。

“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愿意养蜂呢?”陈向明说,养蜂需在山里头,太闷太苦,太寂寞。现在的年轻人,宁愿少赚点钱,也只愿意去大城市打工。

“如果以后没有人去养蜂,估计以后人们吃到好蜂蜜就更难了,大部分吃到的可能都是人造蜂蜜。”陈向明有些无奈。

蜂蜜市场目前良莠不齐,十分混乱。陈向明分享了他鉴别真假蜂蜜的经验——

总体来说有四个步骤:望闻尝晃。

首先看蜂蜜的颜色,洋槐蜜比较白一点,土蜂蜜颜色深一点。

然后打开瓶子闻,纯蜂蜜的话,一般带有天然的花香味,如果是掺了糖的话,打开之后就没有花香。

第三是尝味道,真蜂蜜它到嘴里边儿稍微辣嗓子,但是回味起来有甜味儿,而白糖勾兑的假蜂蜜在嘴里只有甜味,其他什么味儿都没有。

最后还有个方法就是把蜂蜜放到一个矿泉水瓶里晃,看蜂蜜是否起泡浑浊,如果是的话就是真蜂蜜。

陈向明介绍,即使很多商家卖的是真蜂蜜,但也有可能是品质不好、没有酿造成熟的蜂蜜。“有的商家为了图快,小蜜蜂才采回的蜜就拿出来卖了,那不叫蜂蜜,而叫花蜜”,陈向明说,成熟的蜂蜜酿造时间在15天以上,越长越好。

“很多9.9包邮的蜂蜜,一看就是假的。”陈向明介绍,品质较次的500g蜂蜜,成本价也在15块以上。真蜂蜜可以润肠通便,美容养颜,假蜂蜜却能把人吃出蛀牙,吃出糖尿病。

好在,从2017年开始,天猫就在联合政府和类似“山里泉”这样的原产地商家形成一条蜂蜜产业带,并建立了蜂蜜的品质标准,解决消费者端不知道怎么选、选什么的问题。

蜂蜜背后,一条庞大的滋补产业带

疫情期间,陈向明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亏损了几十万,基本上是他一年的利润。好在,他终于熬过了春天,在这个夏天找到了出路。

十多年过去了,山里泉养蜂合作社如今与1000多户养蜂农户合作,有16000箱蜂,一年产蜜1200吨——这个产量在太行山一带数一数二,带动近千户家庭脱下了贫困户的帽子。为此,陈向明还被推选为泽州县人大代表,以及晋城市政协委员。

“小时候一直在外头跟着父母东奔西跑,到处追花躲蜜。虽然也辛苦,但是没有负担,现在自己也开始养蜂了,却感受到深深的压力。”陈向明说,现在他的背后有信任他的近千家农户,他需要把他们把蜂蜜都卖出去,卖到全国,并且卖个好价钱。

陈向明的愿望得到了天猫滋补产业带项目的支持。

为帮助当地传统农户脱贫增收,也为了让消费者买到真材实料的滋补品,天猫正在力推打通原产地供应链,通过新农人直播、地域品牌打造等方式,帮助原产地品类商家上天猫打开销路,建立自己的品牌。与此同时,天猫联合政府整合产业端资源,助力原产地商家商品上行,真正实现兴农助农。

不止蜂蜜,天猫滋补行业正在建立12个产业带,15个品类的心智。宁夏枸杞、乐清石斛、云南三七、山东阿胶、青海虫草......一方水土养一方特产,它们都将在天猫滋补产业带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带动原产地迸发新的活力。

来自海拔3000米高的甘肃岷县的杨斌,在一线城市干了几年后,去年4月,回到家乡,在天猫上开了家岷农人旗舰店,专卖当地三种特产——黄芪,当归、党参。网点货源一半自己种植,一般去农户收购,去年天猫销售额突破了1000万。

今年突遇疫情,能增强免疫力的药材黄芪等受到市场欢迎,岷农人旗舰店今年天猫618迎来开门红,头三天销量是去年的30倍。

在辽宁种了30年人参,捣鼓出13万亩人参种植基地的任延田,也在天猫医药馆找到了新的销路。原本,任延田的辽宁参康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专同知名药企和科研高校合作,两年前在天猫开了家民参时代旗舰店,2019年有800万元销售额,今年上半年虽是销售淡季,销售额也已经有500万元。

在天猫上,陈向明的蜂蜜店、杨斌的药材店和任延田的人参店等原产地滋补品产业正汇聚起一道庞大的滋补产业带。

今年是特殊的一年,为响应政府助农兴农的号召,也为了落实阿里春雷计划,这条庞大的滋补产业带挖掘得更为深入,并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

“我们的初衷是推动原产地产销上行,推动原产地建立品牌,帮助原产地政府实现数字化农业”,天猫滋补产业带小二介绍:“今年我们的打法会更进一步,利用直播等形式,真正实现原产地产品的产销一体化。”

编辑 陈晨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