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从放弃公务员到年入千万:10000名退伍军人的创业逆战

文 | 紫电

辽宁本溪的退伍老兵李洋做客服时,会对着电话敬军礼。

每年都有无数军人完成守土职责后,回到繁华热闹的社会生活。他们当中许多人,会以传统方式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有另外一群人追赶时代的浪头,触摸互联网的脉搏。

据媒体报道,截至2020年7月,已经有超过1万名退伍军人在淘宝创业。有人才刚刚起步,有人在淘宝年入百万甚至千万以上;他们拯救父辈凋敝的家业,带动困难的乡邻就业,甚至开创电商新模式,让生锈的产业带重新抛光。

“咱们军人走到哪里都是好样的。”他们把军人的魄力带回生活,打响人生逆战。

“我的命,半生都在边疆,你不怕,我就敢”

那是2010年的一天,父亲对刘佳佳说:“我们家需要一个女兵。“

刘家两代都是军人。刘佳佳身高168,身型匀称,体检顺利通过后,部队里忽然传来紧急调令。部队在山西,辗转抵达目的地,她下车一看,满眼都是苍莽山岭。

90后退伍老兵刘佳佳,她创立了健身内衣品牌from now on

新兵训练时,每天五点起,先跑三千米,再做“三个一百”,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那段时间,刘佳佳端碗都发颤,筷子送不到嘴边。所在的是火箭军,职务类似后勤,会转接许多电话,因特殊要求,千余个号码,全靠脑子硬记。

来自重庆的熊宇驰也成长于军人之家。他不怕上阵打仗,去的西藏边境,最终却当上“医务兵”。一次出巡任务,遭遇过前所未有的险境。

按指示,所在分队有任务,登上远处山峰,插上国旗,宣誓主权,熊宇驰当时激动,虽是医务兵,却冲得最前。

不料此时忽然出现一队印度军人,荷枪实弹,用英语高喊“停止”。熊宇驰没配枪,顿时有些慌,但随即镇定下来,他知道战友马上就会赶到。最终,他们顺利完成任务。

胡大利则去到更远的边疆,绿皮火车三天三夜,走出车厢时,山东小伙已踩在吐鲁番的戈壁。去沙漠拉练,风沙吹起来,锅盖都挡不住,饭菜吃完,食盒底总沉着一层沙子。

艰苦以外,是荣誉和快乐。山东长大的西藏兵梁兴春是名狙击手,捡过炸弹、参加过全国比武,功勋无数;四川攀枝花的何思杰则在部队找到才艺的用武之地,记录下许多军旅故事。

何思杰,服役16年退役,军人的硬朗仍留在身上

辽宁兵李洋的故事则关于爱情,他从河南调到后勤部,一场篮球比赛时邂逅姻缘,姑娘托人带话,想请他单独吃个饭。

从军16年,何思杰最浪漫的经历是一场闪婚。半月电话,半月探亲假,婚誓前,何思杰问妻子:“我的命,半生都在边疆,你不怕,我就敢。”

活成人群中的逆行者

退伍以后,李洋什么都干过,销售、保安、力工、演员经纪,为成龙、周杰伦的电影拉过演员。

他说自己“有点挑”,退伍后“想实现一些价值。”他放弃安置机会,却不料,社会的洪流远比想象汹涌。

别人看来,他有些格格不入。在公司上班,老板不许办公室吸烟,鼓励检举,他照章办事,将老板小舅子举报上去,换来的是被辞退。去当保安,站岗时军姿太直,惹来同事非议,意思是,都跟你一样,那不累死。

他倒全不在意,仍把自己活成人群中的逆行者。有次大厅出现持刀歹徒,所有人都惊慌往外跑,李洋一个人就冲进去,身中数刀后,将歹徒制服。

退伍后的李洋做过许多种工作

李洋有过一段落魄日子,想送女友礼物却没很多钱,项链只能在路边摊买。对方家里要三十万彩礼,无奈之下,只好远走北京。等他做出些成绩,事情早已成过眼烟云。

重庆的熊宇驰转业回家,从小带他的奶奶已不久人世。他长久地活在悲痛里,去医院不知怎么用手机挂号,又去石家庄找战友,喝大酒,聊下来才觉得,创业才是自己要走的路。

他转去西藏,车走川藏线,一路开到拉萨,跟朋友开餐馆,坚持了两年,再回重庆,继续在餐饮行业探索。

山东胡大利最初从事的行业还不是食品,他也放弃家乡工作,去上海闯荡,做了三年广告策划,眼看房价越涨越高,毅然辞职回家卖桃子。

胡大利和父亲都是军人,两人正在地里直播卖桃子

家在蒙阴县的山脚下,几十亩桃林,是父亲当年退伍回家种下。老人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兵,在部队修过战斗机。胡大利的军人底子还在,肯吃苦,跑市场,开车一走就是上千公里,先在山东,再一路往南,把桃子卖到广州,挨家挨户推销,不知碰了多少硬钉子。

胡大利常想起小时候,满山的桃林,都是母亲一个人打理,累得腰都直不起。年少时,母亲曾找胡大利说事情,意思是让儿子劝劝丈夫,别再出去打工,家里这些林子,她一个人管不了。

有人回归,有人继续出走。浙江的90后退伍军人陈凌杰决定离家闯荡,去了杭州,从最基础做起,打包员到仓库管理员,再做运营,干体力活那些年,手上磨得全是硬茧。

有人朝电话敬军礼 有人叫不出一声“亲”

回到家乡后,胡大利虽还时常开车往外跑,但某种“下沉的感觉”挥之不去,“总不能一辈子守着这片林子吧。”

心里其实早有想法,在他生活的地方,无论县城还是乡镇,人们求生计,早不再囿于传统道路。几年时间,数百家淘宝店就在县城长出来,胡大利听说,有人的淘宝店就开在乡镇上,一年能卖几百万。

他也行动起来,开始什么都不会,干脆把电话打给淘宝的买家客服,对方竟给他许多有用建议。上淘宝大学,装修店铺,打通物流和仓储,因担心“爆仓”,他甚至准备了两个包装点,放在不同乡镇。

李洋也从北京回到辽宁,开始淘宝创业前,写下三十多页计划书。他打电话给战友,对方话不多说,直接打钱投资。他几年前就做过淘宝,跟人合伙,负责管理客服,因理念不合离开。

如今再创业,他将拿手的经验全用上,“做淘宝就是交朋友。”李洋会花很多时间跟顾客交流,但也保持适度,不至打扰,别人不知道,他甚至会在电话里给人敬军礼。

李洋正在店里做淘宝直播

在客服这点上,攀枝花的何思杰却很为难,一开始,他连“亲”都叫不出口,觉得“挺难为情”,但另一面,也因顾客好评备受鼓舞。

何思杰做淘宝,用的仍是军人“那一套”,实诚得很。别人说芒果太软,要退钱,他就掏腰包,结果对方收到钱,转手就给差评,他虽气,却也不改变自己。

他的创业动机也很“军人”。退伍前,在老家投资种芒果,有一年,战友打来电话,指定要攀枝花芒果,当时,他家果园还没成熟,又不想让战友失望,于是去当地市场买。不想,却全遇上“假货”,海南、广西的低价芒果运进来,再冒充攀枝花芒果,高价卖。

家乡好物的名声都被抹黑了,他决定自己上网卖,绝不掺假货,攀枝花芒果上市季节一过,就下架。老兵执拗,请的员工私下发了“假货”,立即辞退。

何思杰亲手分拣芒果

重庆退伍兵熊宇驰的执拗,则是卖掉房子,在淘宝开店卖重庆火锅底料,找最正宗的工厂生产,请中国烹饪协会的老师傅把关原料,招人时,不用只冲钱来的人。

女兵刘佳佳去了北京,她做过公益,帮老年人处理心脏急救,后来和朋友做项目,融资达到三千万,在淘宝创业,是找到了方向,想做中国的运动内衣品牌,别人外出度假,她却往工厂跑。

刘佳佳和她的运动服饰品牌

狙击手梁兴春退伍回到滕州老家时,父亲的乡村铁锅厂已濒临破产,只剩几名老师傅,他不顾父亲反对,放弃公务员机会,回到老旧的工厂再创业。彼时,父亲和老师傅们都不相信,一家小小的网店,看不见也摸不着,说它能让工厂起死回生,不像。

“咱们军人,走到哪里都是好样的!”

90后退伍兵陈凌杰还是决定回到家乡,孩子即将出生,他想陪在身边。

父辈一开始也是反对,觉得年轻人应该留在大城市。松阳县产茶,是中国十大茶县,陈凌杰顶住老人压力,开始做淘宝卖茶叶。

现实很骨感,三个月过去,陈凌杰销量平平,供应商也撕毁协议,理由是,走量太少,不能再给批发价,夫妻俩只好自己掏钱,以零售价进货,可能还亏钱。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陈凌杰回忆当时困境里的想法。还是军人那股韧劲,既然走不通就去学,报名淘宝大学,掌握新的运营方法,最重要,是将产品改良,设计爆款单品。

这一次,路子终于走通,单月就卖出十万。算账时,夫妻俩欣喜不已,抱在一起,使劲在房间里跳。到2019年结束,这家来自小地方的退伍军人淘宝店,已经营业累计超千万。

梁兴春的父亲曾去部队看他,那年,他在成都参加考试,父亲其实早早就到了,每天守在校门口,看着儿子经过,怕影响他情绪,也不喊。考完当天出来,梁兴春看到父亲站在那里,遽然老了,身体佝偻着,头发花白,再不是曾经那个“暴躁”的父亲。

梁兴春和父亲在铁锅厂

就是在那一刻,梁兴春做了决定,放弃部队前途,回家帮父亲扛起大山。

经过两三年探索淘宝创业,这位狙击手终于“射中”目标,2019年即实现营收过两千万。半夜朝他房间扔啤酒瓶的父亲也接受儿子思路,将传统铁锅改小,还登上央视纪录片《风味人间》。那一年双11,位于滕州郊外二十公里的乡村铁锅厂灯火通明,订单打印机响了整晚。

熊宇驰起步得迟,一开始,全靠战友们撑起,如今,他的重庆火锅底料已经打入成都;辽宁的李洋发挥自己特长,在平台深耕粉丝运营,势头正劲;何思杰的实诚也迎来回报,他的顾客回头率奇高,已成“病毒式”传播,时常接到陌生电话,对方会说,是小区邻居介绍;女兵刘佳佳为自己的健身内衣品牌取名“from now on”,在运动健身垂直领域已小有名气。

熊宇驰

他们同每天涌入淘宝创业的4万人一样,凭借刻苦努力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更有不计其数的退伍军人站到生活的高处,成为每年15万个“淘百万”(在淘宝年入过百万)中的一员。

在山东滕州,郊外铁锅厂发生的故事已经传到远方,传统技艺正在互联网电流里重新抛光。

在四川攀枝花,芒果下市的季节,何思杰会帮助家乡其他农人带货。

浙江县城松阳,陈凌杰的淘宝团队已扩展到十余人,他的表弟曾有身体残疾,工作生活都不受待见,小伙子从打单员开始,到现在成为店铺大主管,重拾生活信心,如今已在县城买房。

【终极版本】天下网商千牛号二维码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