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獐子岛戏精“团灭”!扇贝听了都要鼓掌

天下网商记者 丁洁

大型魔幻综艺《獐子岛扇贝出逃记》终于完结了。

近日,证监会发布消息,依法向公安机关移送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

根据6月15日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该案件所涉及的被处罚的责任人高达15名。其中包括该公司时任董事长吴厚刚、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等人。

这个以“水产第一股”身份上市的企业,曾在2008年初蹿上150元/股的高位,一度成为沪深两市的股王。然而截至9月15日收盘,獐子岛的股价仅为3.78元/股,总市值26.88亿元。多番折腾下,獐子岛的辉煌早已不复存在。

闹剧背后,最难过的还是那些股票被套的投资者、靠海为生的养殖户以及员工。

“扇贝跑路”迎来大结局

9月11日,证监会在官网公布,将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獐子岛”)相关证券违规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獐子岛轰轰烈烈的财务作假一事,证监会发文表示,“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

2020年6月15日,证监会调查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当时,证监会曾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包括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该公司原董事长吴厚刚在内的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措施等。

“主谋”吴厚刚

獐子岛事件的关键人物,是原董事长吴厚刚。

1980年,年仅16岁的吴厚刚考入獐子岛修造船厂,成为了一名铆工,1982年被调至出纳岗位。

1983年,獐子公社改为獐子乡,成立集体所有制公司獐子渔工商联合公司,后更名为大连獐子岛渔业总公司。九年后,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公司成立,即为当前獐子岛的前身。

当时,吴厚刚从獐子岛渔业总公司的一名会计做起,逐步高升至财务部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因为带领当地百姓致富,吴步步攀至獐子岛副镇长、镇长、镇党委书记。

到了21世纪初,因股份公司即将上市,吴厚刚的“官商兼任”身份不能再延续,他选择弃官从商。

2006年,獐子岛上市,吴厚刚的身价随着獐子岛的市值增长而暴涨。在成为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后,他陆续安排家中亲戚进入公司,哥哥吴厚敬、弟弟吴厚记、外甥刘强都在獐子岛担任过要职。

曾有媒体报道称,獐子岛集团内部贪腐成风,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编造谎言欺骗大众变成了他们的惯用伎俩。也正如此,有了后来的戏精獐子岛。

戏精獐子岛

从2014年到现在,六年间,獐子岛的扇贝“跑路”了四次。

第一次是在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因为北黄海异常冷水团,扇贝们受到天气影响“跑路”导致公司100多万亩底播虾夷扇贝绝收,2014年獐子岛巨亏11.89亿元。

2015年獐子岛继续亏损,如果2016年再亏损,将面临退市风险,于是2016年獐子岛通过少报扇贝采捕海域面积13.93万亩,少计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式,虚増了当年利润1.3亿元。

通过这两种方式,獐子岛在2016年实现了所谓的“账面盈利”,保住了上市公司的地位。

2017年,獐子岛又称,因高温和饥饿,扇贝大规模死亡、逃跑,公司亏损7.23亿元。两年后,獐子岛又一次对外披露,因底播虾夷扇贝受灾,扇贝“跑路”到朝鲜和韩国去了。

故事还没完。2020年獐子岛再次戏谑式地披露因海水温度太高,扇贝们又又又又一次“跑路”!

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称,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其实是全县性的死亡,凡是从事这个行业的公司都出现了死亡。但是獐子岛是个上市公司,他们有披露义务,别人是非上市公司,他们没有披露义务。

耐人寻味的是,獐子岛在2014年公告中曾提及的冷水团,当地的养殖户都说并未遇到,也没有听说附近海域的养殖户因冷水团而明显减产,就连大连市气象局也从未通报过相关信息。

这些年扇贝“跑路”的消息变成了各种段子在网上流传,甚至有网友调侃,扇贝是顺着洋流回到了引进苗原产地北海道……还有网友回应,北海道与獐子岛相隔上千公里,扇贝一次只能游5-6米,每游一次需休息几小时,真能穿越国界,怕是要用上几十年。

所以到了最后是,人们怀疑獐子岛在撒谎,獐子岛恐怕也清楚人们怀疑它撒谎,但是它就是不承认,还喊冤叫屈。

北斗卫星“捉妖记”

扇贝跑路真相大白,得益于北斗卫星。

尽管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但要彻查养殖海产品并非易事。譬如扇贝死了总有尸体,捞上来数一数不行吗?对此,獐子岛也有对策,他们表示扇贝在海底死亡后,死肉部分会与壳分开,肉会腐烂被海洋生物吃掉或自然分解,根本无迹可寻。

去年,曾有专家去獐子岛抽检,在公司指定的97个点位任意指定,结果依然没有找到验证獐子岛数据造假的有力证据。

就在市场对獐子岛无计可施时,北斗卫星来了!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证监会还发现了獐子岛另两个违法事实:第一,通过定位数据查明獐子岛2017年的“秋测”存在虚假记载;第二,延迟披露重大事项,对投资者产生了误导。

变卖资产,艰难度过上半年

如今,闹剧落幕,獐子岛的管理层也迎来了大换血。

从獐子岛8月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可以发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会计负责人已经更换。其中,獐子岛现任总裁助理、企业管控中心总监姜玉宝成为了新一任的会计负责人,而“前任”刘坤已被解聘。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獐子岛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扭亏为盈,盈利约3997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359万元,同比上升269.46%。

尽管表面上,数据扭亏为盈,实际上,却是通过变卖家产得以实现。

报告期内,獐子岛施行所谓的“瘦身计划”,出让了广鹿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处置了中央冷藏部分股权,处置了分子公司所属的相关废旧闲置物资等,共获得7775.6万元的资产处置收益和4190万元的投资收益,合计1.2亿元。

在资金层面,截至2020年6月底,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18.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6.23%,可谓负债累累。

多年造假,曾经的“股王”变成“骗王”。而这家“戏精”公司的故事也终于告一段落。

编辑 徐艺婷

1598425344392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